服务热线: 400-8899-379

有空一起饮酒品茶,快意人生

发布时间:2018-10-03   来源:和茶网   点击:14967

  新月、杯茗、古卷,挟着花香、茶香、墨香,一派宁谧之美。都市的喧嚣被融化了,留下迷失的人们趋向禅的世界。茶给我的感觉便是禅,人生的苦乐存于咂摸间。朔漠、烽烟、扬眉剑出鞘,酒该是浓烈的,伴着壮士的豪情。举杯销愁,对月独酌,这时的酒卸去了白日的狂野,有了茶的三分静,却平添人生的七分愁。茶酒相伴的人生,时而漫步庭院与雅士畅谈,时而策马扬尘游走江湖。实况不再,我们只能在字里行间追忆茶酒人生。

  古来有用雪水煎茶,认为是雅事,因此,唐宋以来在一些诗词里面便出现这种雅事的句子。白居易《晚起》有“融雪煎茗茶,调酥煮乳糜”;又在另一首诗有“冷咏霜毛句,闻尝雪水茶”。陆龟蒙与皮日休和咏茶诗,有“闲来松间坐,看煎松上雪”。《红楼梦》中也有用雪水煮茶的例子,第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写皈依佛门的妙玉,请黛玉宝钗饮茶,宝玉夜跟着去,烹茶用水是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贮在罐里埋在地下,夏日取用的。宝玉饮后,觉得清凉无比。又,第二十三回,贾宝玉的《冬夜即事》诗所说:“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红楼梦》里的贾府是世代簪缨的诗礼之家,他们无论饮茶饮酒,豪华讲究,而且高雅,不失大家风范;而《金瓶梅》里亦官亦商的西门庆,尽管也穷极奢华,毕竟是市井俗物,难免有暴发户的俗气。《金瓶梅》写喝茶的地方极多:有一人独品,二人对饮,还有许多人聚在一起的茶宴茶会。无论什么地方,客来必敬茶,形成风尚。写西门庆家里饮茶,提到的茶名只有两个:一个是“六安茶”,另一个是“江南凤团雀舌芽茶”。在第二十三回和第二十一回中分别提到:吴月娘吩咐宋惠莲“上房拣妆里有六安茶,顿(炖)一壶来俺每(们)吃;”“教小玉拿着茶罐,亲自扫雪,烹江南凤团雀舌芽茶。”此两种茶皆当时贡品,可见生活的奢靡。《金瓶梅》里吃泡茶有个特点,就是很少看到他们喝清茶,却要掺入干鲜果、花卉之类作为茶叶的配料,有福仁泡茶、蜜饯金橙子泡茶、盐笋芝麻木樨泡茶、果仁泡茶、榛松泡茶、咸樱桃泡茶、土豆泡茶、姜茶等等。综观《金瓶梅》中所写的种种以花、果、笋、豆等物掺入泡茶的情况,应该说,这都是当时的社会风尚,并非杜撰;不过有些地方,小说略有夸饰,借以形容西门庆家富贵无比而已。果品点茶,在官场新贵、市井商人中最为流行。明代小说《清平山堂话本·快嘴李翠莲记》中写到:“此茶唤作阿婆茶……两个出煨黄栗子,半抄白芝麻,江南橄榄连皮核,塞北胡桃去壳相。”今日听来,不禁叫绝,茶之清冽可贵,但翻出这么多花样地泡茶,也只有在那个年代吧。个中滋味后人没有口福,但小小茶碗中吐着的氤氲中却藏着百味人生。

  偶得友人赠予的竹叶青,上面印着大大的“静”字,旁边批着一行小字:“静胜躁,寒胜热。清净为天下正。”这是老子《道德经》里的一句话,意在表达竹叶青的品质,大概也是茶的品质吧!四川峨眉仙境,雾气萦绕间,吐纳日月精华,其中的意境被无为的老子诠释淋漓,凝神静心地细品,方能体味。武侠大师金庸博学旁通,在他的作品中亦以茶入境。桃花岛,隐士,还带着几分邪气。黄药师,不仅武学精深,而且深谙五行八卦、音律、棋艺、茶道。茶是隐士的好伴侣,幽林翠竹尽头,一座小屋便是一生,超然物外,多有大修为。但这种境界不是我等可达到的,就如品茶,只有经历过跌宕的人生才能有所感悟。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杜康”乃酒之一种,但酒为何能够解忧,是其饮后欲仙的感觉,还是酩酊后的熟睡,不得而知。纵观古今爱酒之人,他们对酒有各自的感情,道不尽也说不完。太白善以酒入诗,酒是他的一部分,醉后的“力士脱靴,贵妃捧墨”,只有这时才是真正的李白。“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孤傲、清高、狂放不羁。“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以酒送别,“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酒麻痹了多愁之人,酒醒后却又无法消愁。

  作为饮料之王的酒,按照生产工艺分类,主要有发酵酒,蒸馏酒和配制酒三种。《红楼梦》里描写的酒,这三种类型的有。发酵酒类曾写到过“黄酒”“绍兴酒”“黄汤”“惠泉酒”以及“西洋葡萄酒”等。蒸馏酒类写到“烧酒”。配制酒类有“合欢花酒”“屠苏酒”等。可见在贾、史、王、薛这样的贵族家庭中,无论是大规模的官私筵宴,还是小范围的家常便饭,席上杯中的酒是不可或缺的。当然,这些描绘都是曹、李、孙、马等贵族世家的富贵繁华生活的形象写照。曹雪芹本人,就是一个诗酒放达的“燕市酒徒”,尝作戏语说:“若有人欲快睹我书不难,唯日以南酒烧鸭享我,我即为之作书。”《红楼梦》中,确有雪芹经历和曹家史事的影子,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书中有关“合欢花酒”的描写,就是最好的例证。在藕香榭摆下的螃蟹宴上,黛玉拿起那乌银梅花自斟壶来,拣了一个小小的海棠冻石蕉叶杯,斟了半盏,看时却是黄酒,说道:“我吃了一点子螃蟹,觉得心口微微的疼,须得热热的喝口烧酒。”宝玉忙说:“有烧酒。”便让人将那“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黛玉只吃了一口便放下了。在这个小小的生活细节中,曹雪芹一气呵成地写出了发酵酒、蒸馏酒和配制酒这三种不同类型的饮料酒。寥寥数笔酒把三种酒的名称、酒度、效用、制法画龙点睛地写了出来。

  江湖中,酒是名片。金庸大侠的《笑傲江湖》中有一处场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令狐冲品酒。不同的酒器,即便是同一种酒也会有不同的味道。用毒蝎、毒虫、毒草等各种毒物调成的酒,在“江湖”中成了以毒攻毒的良方,这种场景在武侠作品中是常见的,酒便如药,替人疗疾,试人胆量。《天龙八部》中,在少室山下,萧峰、虚竹、段誉三兄弟,在契丹十八勇士的簇拥下,开怀畅饮,有难同当。酒在此地又见证了兄弟情谊,勇气和不可阻挡的气势。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有这样一篇文章,名曰《酒公墓》,写了一位不得志的雅士,抑郁的书生。张先生是状元的后代,留学归来,终不得志,爱酒,人送雅号“酒公”。据作者述,酒公在去世前曾请求作者代写一阕碑文,如下:

  “酒公张先生,不知籍贯,不知名号,亦不知其祖宗世谱,只知其身后无嗣,孑然一人。……少学西学,长而废弃,颠沛流荡,投靠无门。一身弱骨,或踟蹰于文士雅集,或颤慑于强人恶手,或惊恐于新世问诘,或惶愧于幼者哄笑,栖栖遑遑,了无定夺……释儒道皆无深缘,真善美尽数失落。终以浊酒、败墨、残肢、墓碑,编织老境。一生无甚德守,亦无甚恶行,耄年回首,每叹枉掷如许粟麦菜蔬,徒费孜孜攻读、矻矻苦吟……呜呼!故园神州,莘莘学子,愿如此潦倒颓败者,唯张先生一人。……”

  看后有感,写了一行小字:一壶浊酒,行走于尘世之间;潦倒一生空留七字碑文“酒公张先生之墓”,悲哉!这壶酒苦得想让人流泪。

  对茶赋文,萧散冲淡之中,流露出几多人生况味;精致细微之下,蕴藏着如许文化精义。卸下盔甲,抖落尘埃,清茶一壶,知己三两,于刹那间体会永恒,此乃生活的艺术。酒香四溢,令人神往,或月下独酌,或与酒友浅斟,无鲸吸百川之量,但求悠然舒雅之味,竟显品酒之真谛。茶酒人生,保罗万千,浅话茶酒之事,行到之处即止,却也乐此不疲;挟茶酒走一遭,如仙人般逍遥。

  自己不会饮酒,却喜谈酒事,酒令、酒戒、酒器、酒话……收集各地名酒的品牌标签是我一大爱好。人的一生,便是窖酒的过程,多一分少一分都不相宜,唯有经历九千九百九十九天的辛酸方能开启佳酿,正如人生,三分甘甜,七分苦涩。茶对于不会饮酒的我来说便是最佳饮品了。夜深人静,手捧一杯香茗,对着月光,那是我追求的生活,但似乎不太容易实现。现代化的快节奏生活让人们变得浮躁,心少有了宁静,尤其在都市独行。但我仍努力的让自己静下了,会对着杯子,凝神看竹叶青是如何一根根直立的,而且不倦地看下去;茶香氤氲,人也跟着飘然,超脱尘世。茶让心有了暂时宁静的港湾。我喜酒,但爱茶,茶酒相伴,尝尽百态人生。

   茶与生活板块刊载的文章及图片是为了介绍茶叶知识、普及茶叶文化而设,仅供读者个人学习和研究,以及其他非商业性用途;有部分作品适当引用自他人已发表作品,若相关版权人不同意本站引用其作品的,请及时联系本站予以删除,感谢您对茶文化的支持。

上一篇:石语茶声    下一篇:没有了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le: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名茶导购
热点资讯

Copyright 2009-2017 hecha.cn All Rights Reserved.闽10202223-1号

福建和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禁止非法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