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99-379

明代思潮之朱权《茶谱》

发布时间:2018-01-21   来源:和茶网   点击:7523

  朱权(1378-1448)为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慧心敏悟,精于史学,旁通释老。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仅14岁的朱权被封为宁王,就藩大宁(今内蒙古喀喇沁旗南大宁故城)。后被其兄燕王朱棣逮到北平软禁。朱棣政变成功,君临天下之后,才把朱权释放,改封南昌。此后,朱权构筑精庐,深自韬晦,鼓琴读书,不问世事,专门从事著述。他曾以茶明志,用其所著《茶谱》中的话说:"予尝举白眼而望青天,汲清泉而烹活火。自谓与天语以扩心志之大,符水火以副内炼之功。得非游心于茶灶,又将有裨于修养之道矣。""凡鸾俦鹤侣,骚人羽客,皆能去绝尘境,栖神物外,不伍于世流,不污于时俗,或会于泉石之间,或处于松竹之下,或对皓月清风,或坐明窗净牖,乃与客清谈款话,探虚玄而参造化,清心神而出尘表。"可见,其饮茶并非只在茶本身,而是"以扩心志之大","以副内炼之功","有裨于修养之道","栖神物外","探虚玄而参造化,清心神而出尘表",表达志向和修身养性的一种方式。

  与以茶明志相适应的,朱权对品饮从简行事,开清饮风气之先,摆脱了延续千余年之久的繁琐程序,以具有时代特色的方式享受饮茶的乐趣。这就得改进茶品、茶器、茶具及有关物品和掌握各种技巧,对此,朱权《茶谱》都一一提出了具体明确的要求:采用的茶以"味清甘而香,久而回味,能爽神者为上"。茶如果"杂以诸香",必然"失其自然之性,夺其真味"。收茶有一定的方法,"非法则不宜"。以"不夺茶味","香味愈佳"为度。点茶"先须燲盏","以一匕投盏内,先注汤少许调匀,旋添入。环回击拂,汤上盏可七分则止。着盏无水痕为妙"。提倡以梅、桂、茉莉三花点茶,求其"香气盈鼻"。熏香茶法,"百花有香者皆可","其茶自有香味可爱"。茶炉"与炼丹神鼎同制",以"泻铜为之,近世罕得";"以泻银坩锅瓷为之,尤妙"。茶灶"古无此制",朱权置之,"每令炊灶以供茶,其清致倍宜"。茶磨"以青礞石为之","其他石则无益于茶"。茶碾"古以金银铜铁为之,皆能生锈,今以青礞石最佳"。茶罗"以纱为之"。茶架"今人多用木,雕镂藻饰,尚于华丽",而朱权制作的"以斑竹紫竹为之,最清"。茶匙"古人以黄金为上,今人以银铜为之",朱权则"以椰壳为之,最佳"。后来,他见到一位双目失明者,善于以竹为匙,"凡数百枚,其大小则一,可以为奇。特取其异于凡匙,虽黄金亦不为贵也"。茶筅"截竹为之,广赣制作最佳"。茶瓯古人多用建安所出,"取其松纹兔毫为奇,今淦窑所出者与建盏同,但注茶色不清亮。莫若饶瓷为上,注茶则清白可爱"。茶瓶"要小者易侯汤,又点茶注汤有准",茶瓶制作的材料,"古人多用铁","宋人恶其生锈,以黄金为上,以银次之"。而朱权主张"以瓷石为之"。对于煎汤的"三沸之法",朱权认为"当使汤无妄沸,初如鱼眼散布,中如泉涌连珠,终则腾波鼓浪,水气全消"。而要得"三沸之法",必"用炭之有焰者",不用则"活火不能成也"。对于"品水",朱权提出:"青城山老人村杞泉水第一,钟山八功德水第二,洪崖丹潭水第三,竹根泉水第四。"并引述了前人的意见:"山水上,江水次,井水下",以及刘伯刍、陆羽对天下水的排定顺序。

  通观朱权《茶谱》的这些具体要求,我们可以把握他基本的思想脉络:一、品茶、点茶、煎汤法、品水等称谓,大多沿袭前人的说法。所采用的器具,都古已有之,只自己创造了"古无此制"的茶灶。二、对于点茶、煎汤的具体要求,比起宋人繁琐的程序来,要简单得多,容易掌握得多。所使用的器具,比起陆羽提倡的"二十四器"及宋人的制作,也大大减少,只保留了必不可少的物件。三、对于茶,讲求"自然之性"和"真味",即使是花茶,也求茶的"香味可爱"。所用器具,反对"雕镂藻饰,尚于华丽",与前人爱用金银制器不同,他主张用石、瓷、竹、椰壳等制器,追求"清白可爱"。也就是说,把古人的优点继承下来,把自身的特色发扬光大,求真、求美、求自然,贯穿于《茶谱》的分论之中。

  《茶谱》论述最精彩的是关于品饮情况的介绍。品饮的参加人员,都是"鸾俦鹤侣,骚人墨客"的高雅之士。品饮的周围环境,"或会于泉石之间,或处于松竹之下,或对皓月清风,或坐明窗净牖"。而与客人清谈款话的内容,又是"探虚玄而参造化,清心神而出尘表"。就在这样超凡脱俗的氛围中,开始愉悦、闲适、舒坦、清静的品茶命一童子设香案携茶炉于前,一童子出茶具,以飘汲清泉注于瓶而炊之。然后碾茶为末,置于磨令细,以罗罗之。候汤将如蟹眼,量客从寡,投数匙入于巨瓯。候茶出相宜,以茶筅摔令沫不浮,乃成云头雨脚,分于啜瓯,置之竹架。童子捧献于前,主起,举瓯奉客曰:"为君以泻清臆。"客起接,举瓯曰:"非此不足以破孤闷。"乃复坐,饮毕,童子接瓯而退。话久情长,礼陈再三,遂出琴棋。主客长坐久谈,童役烧水煎水,山之清幽,泉之清泠,茶之清淡,人之清谈,四者很自然地融为一体,具有一种内在的和谐感。在宁静和淡泊中,寻求出绵绵的悠长。

  《茶谱》的描述,不禁使人们想到唐代遗风的返朴归真。唐诗人、"大历十才子"之一的钱起,曾以诗记载了唐代茶饮的欢乐场面:"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与赵莒茶宴。》)

  《茶谱》的描述,还使我们想起了明代的茶画,如山水画宗师文徵明的《惠山茶会记》、《陆羽烹茶图》、《品茶图》以及著名大画家唐伯虎的传世之作《烹茶画卷》、《品茶图》、《琴士图卷》、《事茗图》等。

  品茗讲究情景交融,并不仅仅反映出在朱权的《茶谱》里,如明末的文震亨在所著《长物志》中也这样说:"构一斗室,相傍山斋,内设茶具,教一童专主茶役,以供长日清淡,寒窗兀坐,幽为首务不可废者。"朱权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在团茶淘汰后提出新的品饮方法,对茶具都进行了改造,形成了一套简易新颖的烹饮方法:备器、煮水、碾茶、点泡、以茶筅打击、又加入茉莉蓓蕾,并设果品佐茶。烹茶食果,得其味,嗅其香,观其美,得其佳趣,破体郁闷,乐在其中。品饮前设案焚香,表示通灵天地,融入超凡的理想,成为情感的载体。诚如《茶谱》所说:"茶之为物,可以助诗兴而云山顿色,可以伏睡魔而天地忘形,可以倍清谈而万象惊寒,茶之功大矣。" L

  《茶谱》所论的清饮之说流传下来并不断改进,《茶谱》所叙的美学追求也为后人一脉相承。

   茶与生活板块刊载的文章及图片是为了介绍茶叶知识、普及茶叶文化而设,仅供读者个人学习和研究,以及其他非商业性用途;有部分作品适当引用自他人已发表作品,若相关版权人不同意本站引用其作品的,请及时联系本站予以删除,感谢您对茶文化的支持。

上一篇:宋代茶道意境之宋徽宗    下一篇:没有了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le: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名茶导购
热点资讯

Copyright 2009-2017 hecha.cn All Rights Reserved.闽10202223-1号

福建和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禁止非法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