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99-379

借喝茶之名,忘记你

发布时间:2018-05-22   来源:和茶网   点击:5102

  22岁,繁花似锦的年龄,我总是喜欢在午后的落地窗前摆满了有些潮湿的茶叶,武夷山的大红袍,云南的普洱茶,四处泛滥的碧螺春,如数家珍。我却一样也喝不来,难以下咽的味道。等不到喝茶的人回头,我开始学着品茶。有着他的味道的旧茶消失时,也是给我爱情的期限。

  女人总是这样,狠心的一个决定,却又余力不足。

  起初,一碰起从景德镇我和他一起烧冶的裂瓷茶杯就泪流满面,刻入体肤的爱情,经过之后总是不以为然,甚至会嘲弄年幼的愚昧,驻足停留时,定是每个女人无一例免的痛。摔了茶杯,跑去他的单位,终不过俗女子一般要抢回爱情,看到的是他的妻儿和他匆忙疲惫的旋转。

  我只想要回我的爱情,却无心同他人有着没头绪的纠缠。

  仓皇回家,抓了一把茶叶倒进水中,没了瓷器,只有就着大碗喝茶,然后佯装苦涩浓烈刺激着我的眼。周末的时候,总是喜欢牵着一个年长我十多岁的男人闲逛着大大小小的茶楼,像挽着父亲一样,辞去了身边沏茶的小姐,小心翼翼泡开每一叶茶。色泽淡艳,弥着清香,咽下的却是甘苦。这大概也是爱情,幸福在脸上,只有自己知道痛在哪里。

  一杯茶的工夫,他坐在对面,爱情灰飞烟灭。大多数女人说得对,一个已婚男人,有什么好留恋?是啊,不过是杯旧茶,依旧是大多数女人逃不过的劫。

  一个人继续晃悠着茶馆,打牌,看别人下棋,都是掩住等待的幌子。茶馆老板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拉着我去游乐场,喝鲜榨,有意无意地喊来一群年轻人。中年男人游入混出的茶馆,我始终是格格不入的。

  茶叶终归也有保质期。泛了潮,自然开始发霉,我试着加柠檬,大勺大勺地加糖,颜色浑浊,味道也乱了。我想,一百多年前胡乱配制成可乐的那个年轻的药剂师大概也是受了爱情的苦吧。但是比起他,我失败了,任凭加入什么物质,都不是我想要的味道。

  干脆,扔了吧。

  丢进垃圾的时候,居然跑得飞快。

  借喝茶之名,遇见爱情;借喝茶之名,忘记爱情。

   茶与生活板块刊载的文章及图片是为了介绍茶叶知识、普及茶叶文化而设,仅供读者个人学习和研究,以及其他非商业性用途;有部分作品适当引用自他人已发表作品,若相关版权人不同意本站引用其作品的,请及时联系本站予以删除,感谢您对茶文化的支持。

上一篇:新中国成立后主要精制茶厂情况表    下一篇:没有了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le: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名茶导购
热点资讯

Copyright 2009-2017 hecha.cn All Rights Reserved.闽10202223-1号

福建和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禁止非法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