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99-379

午后与父亲一起喝普洱

发布时间:2018-02-10   来源:和茶网   点击:9774

  周末难得在家,午饭后与父亲一起喝普洱。父亲向来不喜普洱,前几年普洱被炒成妖魔的时候,父亲就颇有微辞。后来在我的“培养”下,居然也能与我分享好茶。今日得以闲暇,父亲便说起当年喝茶糗事,惹得我和母亲大笑。

  话说文革刚开始那会儿,父亲单位的几个年轻人搞串联去了云南。串联组织方安排他们住在了一个厂的仓库中,仓库中堆满了一种叫“沱茶”的奇怪物件。长得象馒头,闻着象中药。几个江南小伙子第一次离家几千里,想着总要带些念想回去,也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去了哪里。于是回来的时候,每人的行李包中都塞满了这种叫“沱茶”的东西,可没人觉得那东西是茶。

  父亲当时和他们中的一位私交颇深,于是得到了2个叫“沱茶”的东西。问了单位中某好茶之人,才知道“沱茶”居然真是茶。想想40年前的上海,能见到的基本都是绿茶。乌龙也是稀罕物,这“沱茶”估计只有真正懂茶之人才知道,还未必喝过。

  父亲拿着沱茶犯愁,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喝。他本不是好茶之人,一般拿个搪瓷杯子抓一把草青进去,就是喝茶的全部了。但那么大一个“沱茶”,本能告诉他,至少不可能一下子全泡了。

  父亲当时还没结婚,于是特意到了我伯父家中,借来大伯母的切菜刀,把沱茶切下一大块来扔进了搪瓷杯子。之后,倒热水,泡着。。。。。。等他再想起这杯茶,茶汤已和药汤没啥区别了。父亲愤而倒之,遂把沱茶送还朋友,从此再不喝这长得不象茶的茶。

  现在提这事象是笑话,但四五十年前,各地的商品交流还很闭塞的情况下,相信这种笑话不仅仅曾发生在父亲身上。听完父亲的故事,更觉得自己的幸运。时代变迁,生活水平上升,通讯商贸的发展,让我能品尝各地好茶,交各地茶友,用父亲的话说,我实在是生对了时候。

  父亲的故事说完后,突然想到,如果当年毛头小伙子们带回的沱茶一直存放到现在,不知道会是如何价钱。呵呵,随它去吧。茶要在懂得它的人那里,才会有第二次生命,才最有价值,不是吗?

   茶与生活板块刊载的文章及图片是为了介绍茶叶知识、普及茶叶文化而设,仅供读者个人学习和研究,以及其他非商业性用途;有部分作品适当引用自他人已发表作品,若相关版权人不同意本站引用其作品的,请及时联系本站予以删除,感谢您对茶文化的支持。

上一篇:父亲喜欢喝很苦的绿茶    下一篇:没有了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le: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名茶导购
热点资讯

Copyright 2009-2017 hecha.cn All Rights Reserved.闽10202223-1号

福建和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禁止非法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