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99-379

茶与生活历史,历代武夷茶诗撷英

发布时间:2018-01-06   来源:和茶网   点击:6416

  中国是茶的礼仪之邦,同时是诗的兴盛之国。与风花雪月山水酒一样,茶也是历代诗人们反复吟咏的对象。在漫长的历史中,留下了许多以茶为题的诗来。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关于武夷茶的。这些武夷茶诗,既是一幅幅生动优美的风情画卷,也是一部丰富多彩的茶业发展史;仔细吟咏它,欣赏它,既可从中了解许多关于茶的知识,同时也能得到许多美的享受与智慧的启迪。

  一、唐宋气魄

  最早的武夷茶诗,可能要数唐代徐夤的“尚书惠蜡面茶”了。

  武夷春暖月初圆,采摘新芽献地仙;

  飞鹊印成香蜡片,啼猿溪走木兰船。

  金槽和碾沉香末,冰碗轻含翠缕烟;

  分赠恩深知最异,晚铛宜煮北山泉。

  这首诗也是目前仅存的一首唐代武夷茶诗。唐时武夷山产的是蜡面茶,但尚未出名,远比不上顾渚,湖州,四川等地的茶。所以,唐代的茶诗中,很少涉及武夷茶。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窥见当时武夷茶发展一斑。“溪走木兰船”一句,说明其时武夷茶生产已有一定规模,并且是通过木船运出去的。今天的武夷山星村与下梅村,就是当年茶叶集散的两个码头。

  武夷茶的兴盛,是在宋代。宋代皇帝喜欢饮茶,宋徽宗甚至还亲自动手写了一部“大观茶论”,因此带动了整个社会的饮茶风气。犹其是在上层士大夫之间,茶风更盛。翻开宋诗,以“建茶”“建溪茶”“团茶”“北苑茶”为题的诗比比皆是。而且,当时的几乎所有大诗人都写过关于武夷茶的诗。

  苏东坡写的最多。代表作为“和钱安道惠寄建茶”:

  我官于南今几时,尝尽溪茶与山茗;

  胸中似记故人面,口不能言心自省。

  森然可爱不可慢,骨清肉腻和且正;

  雪花雨脚何足道,啜过始知真味永。

  “骨清肉腻和且正“句,形象地描述了武夷茶的滋味特点,成为后来岩韵比喻的滥饬。

  而著名的诗句“从来佳茗似佳人”,便源自他的“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芽”一诗。壑源新芽是北苑茶之一种,产于武夷山南。

  陆游也是写茶最多的诗人之一。关于武夷茶的名诗是“建安雪”:

  建溪官茶天下绝,香味欲全须小雪;

  雪飞一片茶不忧,何况蔽空如舞鸥。

  银瓶铜碾春风里,不枉年来行万里;

  从渠荔子腴玉肤,自古难兼熊掌鱼。

  在陆游的眼中,武夷茶是天下最好的茶。不过,要使它达到最佳香味,还须老天来保佑。冬天下过雪,春天茶才好。这就有点“瑞雪丰年”的意思了。

  范仲淹的“和章岷从事斗茶歌”,可谓武夷茶诗的千古绝唱:

  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冰微开;

  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自古栽。

  新雷昨晚发何处,家家嬉笑穿云走;

  露芽错落一番荣,缀玉含珠散嘉树。

  终朝采掇未盈襢,唯求精粹不敢贪;

  研膏焙乳有雅制,方中圭兮圆中蟾。

  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豪先斗美;

  鼎磨云外首山铜,瓶携江上中冷水。

  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心雪涛起,

  斗茶味兮轻醍醐,半茶香兮薄兰芷。

  其间品第胡能欺,十目视而十手指;

  胜若登仙不可攀,输同降将无穷耻。

  吁嗟天产石上英,论功不愧阶前蓂;

  众人之浊我可清,千日之醉我可醒。

  屈原试与招魂魄,刘伶却得闻雷霆。

  卢仝敢不歌,陆须作经;森然万象中,焉知无茶星;

  长安酒价减千万,成都药市无光辉。

  不如仙山一啜好,冷然便欲乘风飞。

  君莫羡,花间女郎只斗草,赢得珠玑满斗归。

  范仲淹是北宋名臣,一篇《岳阳楼记》,先天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使他跻身一流文豪之列。而这首茶诗,写的虽是斗茶,却与岳阳楼记有异曲同工之妙,不仅描绘了斗茶盛况,气势雄丽。同时表现了诗人“世人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的高尚情操。

  二、金元清雅

  金元时代,北方游牧民族入主中原,成为华夏大地统治者。尽管他们仍然奉汉文化为主流,但也难免带来他们本民族的文化,尚武功而文事弱。出现毛泽东评说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弓弯射大雕。”状况。反映到茶事上,便是摒弃了宋代繁褥奢靡的品茶之风。士大夫贵族们虽然仍然喝茶,却再也不会像陆游苏东坡般一边把玩着精美的小茶饼,一边吟风诵月。所以,武夷山虽然设置了御茶园,却不再有宋时北苑的风光。茶诗以及武夷茶诗相对来说就少的多了。尽管如此,仍然有一些学者诗人在留恋着武夷茶。

  现存一首直接以武夷茶为题的诗“咏武夷茶”,是元代学者兼书画家杜本所作。

  春从天上来,

  嘘弗通滨海。

  纳纳此中藏,

  万斛珠蓓蕾。

  杜本生活在元末,不满朝廷腐败败,辞官隐藏居武夷山中。此诗虽以武夷茶为题,但也是自己心志的表白。   胡肋不知何许人,但其写武夷茶的“茶屋”诗颇值一读:

  武夷新采绿茸茸,满院春香日正融。

  浮乳自烹幽谷水,轻烟时扬落花风。

  醉欹纱帽扁双户,静听松涛起半空。

  唤醒玉川招陆羽,共排闾阖诉诗芳。

  看样子是一位渺视乌纱帽,而求自心闲适的雅士。所以对武夷茶心有独钟。

  耶律楚材是元代大诗人,又官居高位。他的一组武夷茶,不同凡响:

  积年不啜建溪茶,心窍黄尘塞五车;

  碧玉瓯中思雪浪,黄金碾畔忆雪芽。

  卢仝七碗诗难得,谂老三瓯梦亦赊。

  取乞君候分数饼,暂教清兴绕烟霞。

  长笑刘伶不识茶,胡为买锸漫随车,

  萧萧春雨云千顷,隐隐春雷玉一芽。

  建郡深瓯呈地远,金山佳水楚江赊;

  红炉石鼎烹团月,一碗茗香吸碧霞。

  枯肠搜尽数杯茶,千卷胸中到几车;

  香响松风三昧手,雪香雷震一枪芽。

  满囊垂赐情何厚,万里携来路更赊;

  清兴无涯腾八表,骑鲸踏破赤城霞。

  我们不仅可从诗中感觉他对生长在建溪畔的武夷茶的热爱,同时能通过此诗了解到,元代上层社会的茶风,大致上还是沿袭宋代习俗。武夷茶依然是蒸青团茶,冲泡时依然是那些器具与程序。所不同的是,像耶律楚材这样的风雅爱茶者,远没有宋代多了。

  三、明清风韵

  明清之际,西方资本主义崛起,世界格局发生急剧变化。中国的统治者虽然采取闭关锁国政策,但是社会各方面也都开始变化。朝廷取消了武夷山御茶园。武夷茶也变成了散形条茶。茶叶生产愈来愈商品化。这些变化,在武夷茶中得到形象表现。

  明初有“神童”之誉,与李东阳齐名的学者程敏政,在他的一首诗中,描绘了当时武夷茶的形状与功效:

  建溪新茗如环钩,土人食之除百忧。

  呼童满注雪乳脚,使我坐失平生愁。

  师从杜本的武夷山本土诗人蓝仁,所作“谢卢石堂惠白露茶”诗,后人评价其功力超过了名扬一时的闽中十才子:

  武夷山里谪仙人,采得云岩第一春;

  丹灶烟轻看不变,石泉火活味逾新;

  春风树老旗枪尽,白露芽生粟粒匀;

  欲写微意报佳意,枯肠搜尽兴空频。

  此诗格调清高,记录了武夷山白露茶的采摘与韵味。即使在秋风萧瑟的白露季节,武夷茶依然同春天一样的细嫩美好。

  明末清初学者周亮工,曾任过福建布政使,他的一组“闽茶曲”,称得上是武夷茶诗中的史诗式大作:

  龙焙朱清气若兰,士人新样小龙团;

  尽夸北苑名声好,不识源流在建安。

  武夷山所在的闽北地区,唐时为建安郡,宋时改建州府,明时为建宁府。世人只知道北苑茶好,却不知道北苑其实就在建安。武夷山属建安,明以后武夷岩茶质量已超过了当年北苑所产的茶。

  御茶园里筑高台,惊蛰鸣金礼数该。

  哪识好风生两腋,都从著力喊山来。

  所谓喊山,是明朝起武夷山的一项重要茶事活动。每年于惊蛰之日,由地方政府有关负责人主持,茶农聚集于御茶园旧址。先由负责人念祭山文,然后敲锣打鼓,一起高呼“茶芽发”。随后就开始采茶制茶了。

  崇安仙令递常供,鸭母船开朱映红;

  急急符催难挂壁,无聊斫尽大王峰。

  明初虽取消武夷山御茶园,但地方官府仍将武夷山茶作为官府上贡之茶,索之急而给价低,种茶的僧人道士以及茶农不堪重负,愤怒之下,将茶树砍光。此事有碑刻为证。

  一曲休教松栝长,悬崖侧岭展旗枪。

  不知薛老全苏意,十二真人坐大荒。

  武夷茶全盛时,种茶颇能获利。所以僧道将山上高大松杂树砍掉,到处开辟茶园。后来又因种茶受累,于是茶园抛荒。十二真人,指古时跟随武夷仙人王子骞学道的十二个学生,后来都得道。。

  雨前虽好但嫌新,火气难除唇莫近;

  藏得深红三倍价,家家卖弄隔年陈。

  当时的武夷茶,已是乌龙为主。传统乌龙茶初焙好时火气重,一般要隔才好喝,才能卖得上好价钱。

  学者朱彝尊的“御茶园歌”,则详细记录了御茶园的兴衰历史,风格沉郁,表达了他的忧国忧民之心。

  五亭参差一井冽,中央台殿结构牢。

  每当启蛰百夫山下喊,枞金伐鼓声喧嘈。

  岁签名册二百五十户,须知一路皆驿铎。

  山灵丁此亦太苦,又岂有意贪牲醪。

  封题贡入紫檀殿,角盘瘿枕怯薛操。

  小团硬饼捣为雪,牛潼马乳倾成豪。

  君臣第取一时快,讵知山农摘此田不毛。

  先春一闻省帖下,樵丁荛竖纷逋逃。

  入明官场始尽革,厚利特许民搜掏。

  残碑断臼满林麓,西皋茅屋边东皋。

  自来物性各有殊,佳者必先占地高。

  云窝竹窠擅绝品,其居大抵皆岸然。

  兹园卑下乃在隰,安得奇茗生周遭。

  但令废置无足惜,留待过客闲游遨。

  大才子袁枚的“试茶”诗,虽远没有他的文章精彩,也没有他在《随园食单》中比较武夷茶与龙井茶、阳羡茶的一段话更为人知。但诗中提出的武夷茶要“饮有节”,要“寻味外味”,以及要“人间至味”,就不能“卤莽”大碗喝的品饮方法,也许能给人以更大启示。

  闽人种茶当种田,郗车而载盈万千。

  我来竟入茶世界,意颇狎视心卣然。

  道人作色夸茶好,磁壶袖出弹丸小。

  一杯啜尽一杯添,笑杀饮人如饮鸟。

  云此茶种石缝生,金蕾珠蘖殊其名。

  雨淋日灸俱不到,几茎仙草含虚清。

  采之有时焙有诀,烹之有方饮有节,

  譬如曲蘖本寻常,化人之酒不轻设。

  我震其名愈加意,细咽欲寻味外味。

  杯中已竭香未消,舌上徐停甘果至。

  叹息人间至味存,但教卤莽便失真。

  卢仝七碗笼头吃,不是茶中解事人。

  还有其它许多好诗。不能一一例举。总而言之,武夷茶诗,既是中国诗海中一朵奇葩,同时也是武夷茶的一部历史传记。有兴趣者不妨自己找来细读,一定获益匪浅。

   茶与生活板块刊载的文章及图片是为了介绍茶叶知识、普及茶叶文化而设,仅供读者个人学习和研究,以及其他非商业性用途;有部分作品适当引用自他人已发表作品,若相关版权人不同意本站引用其作品的,请及时联系本站予以删除,感谢您对茶文化的支持。

上一篇:茶与生活之穿透历史之岩    下一篇:没有了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le: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名茶导购
热点资讯

Copyright 2009-2017 hecha.cn All Rights Reserved.闽10202223-1号

福建和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禁止非法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