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99-379

我的又一次滇茶之行

发布时间:2017-06-13   来源:和茶网   点击:7852

  云南,对于像我们这样从事茶文化工作的人来说,有着太多的吸引力。不仅因为近年来普洱茶产业的崛起,更多的则是深厚的茶文化底蕴,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踏上这片土地。云南是茶树的原产地,是野生茶树资源最丰富的省份,同时也是少数民族茶俗保存最丰富的地区。更重要的是,茶马古道上曾经的故事总让我们遐想连篇,吸引着我们再一次的滇茶之行。

  ·寻访三大古茶树

  虽然我国的古茶树在西南多个省份及地区均有分布,但云南是野生茶树资源分布最集中的地区。为人津津乐道的巴达野生型大茶树、邦崴过渡型大茶树和南糯山栽培型茶树均生长在云南。我们的滇茶之行就从寻访三大古茶树开始。

  邦崴过渡型大茶树,位于海拔1 9 0 0米的思茅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富东乡邦崴村新寨寨脚的园地里,已经有一千年的树龄。我们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出发了,越野车几乎与路面跳跃式接触,经过上下颠簸、左右摇摆近十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富东乡邦崴村。这时太阳快西沉了,在夕阳斜照下,我们近距离仔细打量这棵大茶树,只见它为乔木型,茶树高11.8米,树幅8.2×9米,基部干径1.14米,最低分枝0.7米,巨没有想象中的高大,却也长得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树枝分布特别密,好似一把撑开的大伞,守护着当地的村民。

  其实邦崴大茶树在云南的古茶树中,既不是最老的,也不是最高、最大的,它的价值却很大,专家认为邦崴古茶树既有野生大茶树的花果种子形态特征,又具有栽培茶树芽叶、枝梢的特点,可直接利用,它是目前全世界范围内发现的唯一古老的介于野生型与载培型间的过渡型大茶树。离开邦崴大茶树时,天已完全暗下来,尽管一路上大家很辛苦,但每个人心中都充满子收获,不虚此行。

  勐海贺松巴达野生大茶树是我们要寻访的第二棵茶树。昨晚从邦崴下山后,我们一行在上允休整,住了一晚。第二天我们就往勐海赶,从上允出发经过近八个小时的路程,终于到达勐海县巴达乡贺松寨,这里主要是哈尼族聚居的地方。找了个当地哈尼族的老乡带路,我们跟着他步入茫茫大森林,森林入口处有一个水库,水质清澈见底,两边森林环绕,水中不时立着几根枯死的树干,有一种残缺的禅意美。来不及多欣赏,我们就直奔目的地。在沙沙的踩踏声中,不时有森林深外传来的鸟鸣声,我们不知不觉走了近半个小时,向导指着前面说:“到了,前面就是你们要找的大茶树了。”果然,前面出现一个亭子,一棵高大挺拔的乔木出现在我们眼前。这棵大茶树不同于邦崴过渡型茶树,树干显得更加高大,树高约32米,分枝部分较高,人手很难采集。听老乡介绍,这棵茶树是1961年由当地哈尼族人发现的,后经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张顺高与刘献荣两位专家考察,分析证实为野生型古茶树王。仔细观察这棵野生大茶树的生长环境,其周围植被以阔叶林为主,并混生有茂盛的藤本植物和蕨类,生态环境的确很好,难怪生长态势这么好。该茶树的叶片属中叶椭圆形,色泽绿而有光泽。叶长1 1厘米,宽6-7厘米,平均7-8对叶脉,锯齿28对,叶缘缺浅,枝干灰白。专家认定它为野生型古茶树王,估计树龄已达1 700年左右。

  第三天,我们去南糯山看栽培型古茶树。

  进入寨子口,我们巧遇哈尼族妇女搓培,她非常热情地领我们去看南糯山古茶树。哈尼族寨子的路边及坡地上满是茶树,这些茶树虽然没有前面看到的乔木型这么粗壮,但听搓培说,最起码也有三四百年的历史了。她说前几年村民并不知道古茶树的价值,把许多古茶树砍了当柴烧,已经被破坏了不少。但最近几年,普洱茶热潮兴起后,当地的村民渐渐认识到这些茶树的好处,于是开始自发地保护起来。现在南糯山有云南大叶种古茶园12000亩,全部掩映于莽莽翠林之中。

  搓培是个相当热情的人,不停地给我们介绍这介绍那,当得知我们想了解历史上的哈尼族人手工采茶、制茶以及古老茶俗时,搓培马上答应给我们安排体验一下传统的哈尼茶俗。于是,亲自带我们爬上大茶树采摘茶叶,然后放入一口用柴火烧的大口铁锅,进行锅炒杀青。不一会儿,茶菁变得柔软,接着,把杀青后的茶叶放入边上备好的竹匾里,进行手工揉捻,最后放入锅内炒熟。搓培说,炒好的茶叶需要在太阳底下再晒两个小时就成为传统的滇青了。我们把新鲜炒制的茶叶放入竹筒内,冲入沸水喝起来,觉得有一股特别的清香。体验过传统茶叶加工后,搓培又让我们体验了一下哈尼族传统的竹筒茶俗其实云南的许多少数民族都有,哈尼族是其中之一。火塘是许多少数民族家里常备的,围坐在火塘边,大家在一起吃、喝、聊天,这就是哈尼族的重要生活内容,体现了原始的生活形态。虽然,现代文明对少数民族的冲击很大,一方面南糯山上的哈尼族人已经与现代文明接轨了,但毕竟还保留一些传统的习俗中,但不久的将来,还会不会有所传承,还真是个未知数。想着这些,我们不禁有些伤感,想趁这次深入体验的机会,尽可能详细地纪录下一些原生态的东西。搓培用新鲜砍下的竹筒洗净后装上水,放入火塘内烘烤,另外把刚采摘的大叶种普洱茶洗干净待用,等竹筒内的水沸滚后,把新鲜茶叶塞入竹筒,再烘烤。约摸半小时,茶叶的清香加上竹子特有香气的竹筒茶就烧好了。搓培早就准备好竹筒茶杯给我们,每人倒上一小杯,品尝之后,顿觉清香扑鼻,不同于我们平时喝的任何一种茶类,口味独特。这一晚,我们充分领略了哈尼族的热情好客,搓培一家还留我们在寨子里吃晚饭,大家在一起载歌载舞,一直到深夜,一个难忘的云南之夜。

  体验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与丝绸之路齐名,指唐、宋、明、清以来至民国时期汉、藏之间以茶马交易为主而形成的一条交通要道,是连接滇、川、藏并通往南亚的重要经济、文化、宗教交流通道。最早可追溯到唐代,贞观十五年( 641年)茶叶作为文成公主的陪嫁品带到了西藏,由于西藏地处高海拔,常年以酥油、牛羊肉为主食,而茶叶既能够分解脂肪,又防止燥热,故藏民从此“不可一日无茶”。庸肃宗至德元年(756年)开以茶易马之先河,由于藏区不产茶,而内地有大量的茶叶但缺马,于是产生了互惠互利的茶马交易。藏区和川、滇边地出产的骡马、毛皮。药材和川滇及内地出产的茶叶、布匹、。盐翻日·用器皿等等,在横断山区的高幽豫谷阐膏豪北往,流动不患,形成延续至今的“茶马古道”。

  这次的滇茶之行,我们选择体验一下宁洱段的茶马吉道。宁洱县境内保留着三处较完整的“茶马古道”遗址:一是位于同心乡那柯里村的“茶马古道”;二是位于凤阳乡民主村的“茶庵塘址”,长约2公里左右的山石古道。三是位于磨黑镇孔雀坪的“孔雀坪地古道遗址”,长约10余公里。我们首先去茶庵鸟道,虽然一路颠簸,但沿途风景令人叫绝,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一目的地——茶庵塘驿站。古道已经修整,远远就看到“茶庵鸟道”的石牌,以及新修的高大宏伟的“接官坊”石牌坊。据路边的石坊说明,我们得知该古道最早铺建于嘉庆十七年至道光三年(1812年-1824年),宽约2米,当时是为了方便向京城进贡普洱茶,由官方出资修的。原来沿途还设有茶站、庙堂、马店。走在已重修的官道上,我们不由地发出感叹。在如此偏僻的山间小道修建,可以想象当年修路脚夫艰辛。

  走完茶庵塘,我们又去那柯里村。那柯里茶马古道位于思茅区境内,全长约12公里,在坡脚村与腊梅村之间。约三十分路程。这个村里主要生活着彝族人,他们是赶马人的后裔,由于位于景斑鸠坡茶马古道下坡的最底部,坡脚村由此得名。

  沿着坡脚村往里走,抬头看见一座路神碑,是村民祭祀路神的小佛龛,居然供奉着观音和托搭李天王,两者都是保平安的佛和神。往左边走就是我们仰慕已久的茶马古道了。古道最多一米一见宽,但仅见土路,并没有用石一块铺就。听当地人说,原来这些路上都铺有石头,随着茶马吉道的荒废,许多石头被附近的村民撬回家盖房子去了。不过往山上走1公里后,一条1米多宽的石头路出现了。越往里走,马窝石就出现了,这些坑坑凹凹的印痕,都是当年多少匹马用马蹄踩出来的。徙步走在这些古道上,时不时还会看到一些野花、听到一些悦耳的鸟叫声。这时你会产生时空交错之感,想当年古道登的马锅头赶肴由二十至五十人乃至一百多人组成的马队一路上风餐露宿孤独而坚定地走在这条古道上,该是如何艰辛呀!古时的赶马人可不容易,听说他们不仅要组织好骡马,而且还要懂得沿途各少数民族语言、风俗和路线、天时地利、马帮宿营地点、是否有草料等。只有做到训练有素,才能顺利的把茶叶运到目的地。

  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来回倒也走了十二公里,本来是抱着体验茶马古道的心情来的,现在更加理解马帮的不易,加深了对茶马古道人文意义的理解。

   茶与生活板块刊载的文章及图片是为了介绍茶叶知识、普及茶叶文化而设,仅供读者个人学习和研究,以及其他非商业性用途;有部分作品适当引用自他人已发表作品,若相关版权人不同意本站引用其作品的,请及时联系本站予以删除,感谢您对茶文化的支持。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le: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名茶导购
热点资讯

Copyright 2009-2017 hecha.cn All Rights Reserved.闽10202223-1号

福建和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禁止非法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