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99-379

独树一帜紫沙壶

发布时间:2016-06-30   来源:和茶网   点击:7148
    紫沙陶壶是茶具中的一种,在明清以来的茶艺发展史上它占有特殊的地位。其质朴的特质与深刻的艺术思想完美结合,成为中国茶文化中很需要的一页。
  我国茶具是从陶到瓷的发展过程,到明清之时,瓷器已发展到光辉的顶峰。紫沙壶本起于宋代,到明代忽然异军突起,数十年间即达到狂热的程度。而由明至今,紫沙壶身价一直未减,许多收藏家甚至倾其家财而搜集紫沙珍品。
  明人对紫沙壶是评价极高的。周密《宜都壶记》说;“今吴中较茶者,必言宜兴瓷。”《阳羡名壶》说:“台湾郡人,……最重供春小壶,一具用之数十年,值金一笏。”《桃溪客话》载:“阳羡名壶,自明季始盛,上者与金玉同价。”明代一把好紫沙壶,甚至可抵中人一家之产,常与黄金争价。至今,紫砂名壶甚至成为某些人一生追求、寻觅的目标。是什么原因使紫沙壶在我国茶文化发展史上得到这样的殊遇呢?
  新技艺的发现固然是某种器具兴起的基本要素,但是否能够推广则主要看是否合乎社会需要。所谓社会需要,一是物质需要,二是精神需要。所以,紫沙壶的出现,主要还要从茶与人的变化中探讨基因。
  我国古代中原及江南各地多流行绿茶,绿茶重在自然色泽,品味清淡,沙壶吸香,自然于绿条不宜。而到明代,发酵、半发酵茶出现了。这种茶要求浓泡、味重,而瓷器久泡茶味易馊。而且汁浓壶必不可很大,一壶揣于怀中,沙壶手感好,有自然、温厚、平定之感,并且储之较长茶汤亦无“熟烂气”。紫砂壶以宜兴、阳羡、潮州等地特种粗沙而制,无土气,不夺香,又无热汤气,泡茶不失厚味,色、香、味皆不易失,甚至注茶越宿,暑月不馊。一壶在手,既觉温暖,又不烫手。这些,正是半发酵茶和红茶类的要求。所以,若无此类散茶的出现,无论文人如何提倡,不适用之物也是行不通的。这是物质基础。
  但是,紫沙壶之所以能于明代短期内迅速跃居诸种瓷器之上,甚至达到可加冠加冕的地步,这主要还是特殊的社会背景所决定的。
  明代,尤其是晚明至清初,是社会矛盾极为复杂的时期。本来,明初的文人在茶艺中就追求自然,崇尚古朴,但主要是契合大自然而回归于山水之间。明末,社会矛盾继续加深,许多思想家都尽力想觅求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法而不可得。社会问题难以解决,文人们开始从自己的思想上寻求自我完善或自我解脱。于是继宋代程朱理学之后,明代理学思想又进一步发展。特别是王阳明的“心学”,把释家禅宗思想和道家思想皆溶于儒学之中,形成一种新儒学。三教合一的新儒学继承了程朱理学强调个人内心修养的思想,一方面提倡儒学的中庸、尚礼、尚简,同时推崇释家的内敛、喜平、崇定;并且崇尚道家的自然、平朴和虚无。这些思想不仅在哲学界、思想界产生重大影响,也影响到文化界,继而进入茶学思想之中。这时,社会留给文人的自由天地更为狭小,想找一块暂时的沙漠绿洲也难得。于是,许多文人只好从一壶一饮中寻找寄托。所以在茶艺上,一方面仍崇尚自然、古朴,而同时又增加了唯美情绪,无论对茶茗、水品、茶器、茶案,皆紫沙陶壶与制壶专家
  紫沙陶壶是茶具中的一种,在明清以来的茶艺发展史上它占有特殊的地位。其质朴的特质与深刻的艺术思想完美结合,成为中国茶文化中很需要的一页。
  我国茶具是从陶到瓷的发展过程,到明清之时,瓷器已发展到光辉的顶峰。紫沙壶本起于宋代,到明代忽然异军突起,数十年间即达到狂热的程度。而由明至今,紫沙壶身价一直未减,许多收藏家甚至倾其家财而搜集紫沙珍品。
  明人对紫沙壶是评价极高的。周密《宜都壶记》说;“今吴中较茶者,必言宜兴瓷。”《阳羡名壶》说:“台湾郡人,……最重供春小壶,一具用之数十年,值金一笏。”《桃溪客话》载:“阳羡名壶,自明季始盛,上者与金玉同价。”明代一把好紫沙壶,甚至可抵中人一家之产,常与黄金争价。至今,紫砂名壶甚至成为某些人一生追求、寻觅的目标。是什么原因使紫沙壶在我国茶文化发展史上得到这样的殊遇呢?
  新技艺的发现固然是某种器具兴起的基本要素,但是否能够推广则主要看是否合乎社会需要。所谓社会需要,一是物质需要,二是精神需要。所以,紫沙壶的出现,主要还要从茶与人的变化中探讨基因。
  我国古代中原及江南各地多流行绿茶,绿茶重在自然色泽,品味清淡,沙壶吸香,自然于绿条不宜。而到明代,发酵、半发酵茶出现了。这种茶要求浓泡、味重,而瓷器久泡茶味易馊。而且汁浓壶必不可很大,一壶揣于怀中,沙壶手感好,有自然、温厚、平定之感,并且储之较长茶汤亦无“熟烂气”。紫砂壶以宜兴、阳羡、潮州等地特种粗沙而制,无土气,不夺香,又无热汤气,泡茶不失厚味,色、香、味皆不易失,甚至注茶越宿,暑月不馊。一壶在手,既觉温暖,又不烫手。这些,正是半发酵茶和红茶类的要求。所以,若无此类散茶的出现,无论文人如何提倡,不适用之物也是行不通的。这是物质基础。
  但是,紫沙壶之所以能于明代短期内迅速跃居诸种瓷器之上,甚至达到可加冠加冕的地步,这主要还是特殊的社会背景所决定的。
  明代,尤其是晚明至清初,是社会矛盾极为复杂的时期。本来,明初的文人在茶艺中就追求自然,崇尚古朴,但主要是契合大自然而回归于山水之间。明末,社会矛盾继续加深,许多思想家都尽力想觅求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法而不可得。社会问题难以解决,文人们开始从自己的思想上寻求自我完善或自我解脱。于是继宋代程朱理学之后,明代理学思想又进一步发展。特别是王阳明的“心学”,把释家禅宗思想和道家思想皆溶于儒学之中,形成一种新儒学。三教合一的新儒学继承了程朱理学强调个人内心修养的思想,一方面提倡儒学的中庸、尚礼、尚简,同时推崇释家的内敛、喜平、崇定;并且崇尚道家的自然、平朴和虚无。这些思想不仅在哲学界、思想界产生重大影响,也影响到文化界,继而进入茶学思想之中。这时,社会留给文人的自由天地更为狭小,想找一块暂时的沙漠绿洲也难得。于是,许多文人只好从一壶一饮中寻找寄托。所以在茶艺上,一方面仍崇尚自然、古朴,而同时又增加了唯美情绪,无论对茶茗、水品、茶器、茶案,皆紫沙陶壶与制壶专家
  紫沙陶壶是茶具中的一种,在明清以来的茶艺发展史上它占有特殊的地位。其质朴的特质与深刻的艺术思想完美结合,成为中国茶文化中很需要的一页。
  我国茶具是从陶到瓷的发展过程,到明清之时,瓷器已发展到光辉的顶峰。紫沙壶本起于宋代,到明代忽然异军突起,数十年间即达到狂热的程度。而由明至今,紫沙壶身价一直未减,许多收藏家甚至倾其家财而搜集紫沙珍品。
  明人对紫沙壶是评价极高的。周密《宜都壶记》说;“今吴中较茶者,必言宜兴瓷。”《阳羡名壶》说:“台湾郡人,……最重供春小壶,一具用之数十年,值金一笏。”《桃溪客话》载:“阳羡名壶,自明季始盛,上者与金玉同价。”明代一把好紫沙壶,甚至可抵中人一家之产,常与黄金争价。至今,紫砂名壶甚至成为某些人一生追求、寻觅的目标。是什么原因使紫沙壶在我国茶文化发展史上得到这样的殊遇呢?
  新技艺的发现固然是某种器具兴起的基本要素,但是否能够推广则主要看是否合乎社会需要。所谓社会需要,一是物质需要,二是精神需要。所以,紫沙壶的出现,主要还要从茶与人的变化中探讨基因。
  我国古代中原及江南各地多流行绿茶,绿茶重在自然色泽,品味清淡,沙壶吸香,自然于绿条不宜。而到明代,发酵、半发酵茶出现了。这种茶要求浓泡、味重,而瓷器久泡茶味易馊。而且汁浓壶必不可很大,一壶揣于怀中,沙壶手感好,有自然、温厚、平定之感,并且储之较长茶汤亦无“熟烂气”。紫砂壶以宜兴、阳羡、潮州等地特种粗沙而制,无土气,不夺香,又无热汤气,泡茶不失厚味,色、香、味皆不易失,甚至注茶越宿,暑月不馊。一壶在手,既觉温暖,又不烫手。这些,正是半发酵茶和红茶类的要求。所以,若无此类散茶的出现,无论文人如何提倡,不适用之物也是行不通的。这是物质基础。
  但是,紫沙壶之所以能于明代短期内迅速跃居诸种瓷器之上,甚至达到可加冠加冕的地步,这主要还是特殊的社会背景所决定的。
  明代,尤其是晚明至清初,是社会矛盾极为复杂的时期。本来,明初的文人在茶艺中就追求自然,崇尚古朴,但主要是契合大自然而回归于山水之间。明末,社会矛盾继续加深,许多思想家都尽力想觅求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法而不可得。社会问题难以解决,文人们开始从自己的思想上寻求自我完善或自我解脱。于是继宋代程朱理学之后,明代理学思想又进一步发展。特别是王阳明的“心学”,把释家禅宗思想和道家思想皆溶于儒学之中,形成一种新儒学。三教合一的新儒学继承了程朱理学强调个人内心修养的思想,一方面提倡儒学的中庸、尚礼、尚简,同时推崇释家的内敛、喜平、崇定;并且崇尚道家的自然、平朴和虚无。这些思想不仅在哲学界、思想界产生重大影响,也影响到文化界,继而进入茶学思想之中。这时,社会留给文人的自由天地更为狭小,想找一块暂时的沙漠绿洲也难得。于是,许多文人只好从一壶一饮中寻找寄托。所以在茶艺上,一方面仍崇尚自然、古朴,而同时又增加了唯美情绪,无论对茶茗、水品、茶器、茶案,皆求美韵,不容一丝一毫败笔。但这种美韵又不是娇艳华美,而要求童心逸美。所以在书画中,追求“逸品”,把“逸品”放在“神品”之上,对戏剧、文学追求“化工”,而不是“画工”,所以李贽赞《拜月亭》、《西厢记》是真正的“化工”之作,而《琵琶记》不过是“画工"之品,认为艺术应真正达到出神入化,而不能只像“画工”,画其皮毛。
  这些思想深刻影响晚明茶艺,特别是制壶艺术。文人的天地愈小,愈想从一具一器中体现自己的“心”。从一壶一器中,一品一饮中寻找自己平朴、自然、神逸、崇定的境界。正在这时,出现了一批制壶专家,他们的出现,正是这多种思想心理交融的结果。
  据说,第一位有明文记载的制壶专家是金沙寺的一位僧人,他首创阳羡沙壶。此僧佚名,只知其性情“闲静有致”。所以,紫沙壶一入世便与禅理结合起来。
  其后,出现了龚春,其艺名又为供春。供春是真正的紫沙壶的鼻祖。此人原是文人吴颐的一个书僮,其艺术构思肯定受吴的影响。他制壶期间,又常住金沙寺中,所以又受释家影响。其本人是下层人物,还带着劳动者的泥土气息。这多种因素,形成他质朴、典雅的艺术风格。他的作品无论色泽、形态皆取法自然。一把供春小壶,如老瓜红熟,蒂将落而古蔓存;或如虬根老皮,或似花瓣样细腻,变化万千,饱含韵致。
  继供春之后,有时大彬。大彬常往来松江,为文人荟萃之地,与著名茶人陈继儒过往甚密。陈继儒崇尚小巧,时大彬则改制小壶。其著名作品有僧帽壶、葵瓣壶,从而明显表露出佛教与自然派茶人的影响。陈继儒作画往往草草泼墨,便突出一派苍老之气。时大彬以增帽简练表达平朴、崇定内容,其艺术思路是相通的。
  明代还有陈信卿、沈子澈、李仲劳、惠孟臣等,皆为制壶高手。或以瓜棱造型,或以梨皮呈自然之色;甚至把老树虬根之上又放几个花朵,便称“英雄美人壶”。
  清代陶壶专家有陈鸣远,以“包袱壶”寓茶人心内包藏万机;以梅桩老干体现自然之美。以“束柴三友”体现我中华儿女和茶人一贯提倡的友谊合作,皆壶中精品。又有陈曼生,多作梨形壶,突出提梁或把手的力度,并常以名家书法与壶结合。
  所以,一把好的紫沙壶,往往可集哲学思想、茶人精神、自然韵律、书画艺术于一身。紫沙的自然色泽加上艺术家的创造,给人以平淡、闲雅、端庄、稳重、自然、质朴、内敛、简易、蕴藉、温和、敦厚、静穆、苍老等种种心灵感受。心灵的产物,自然比金玉其外、珠光宝气的东西价值要高的多了。所以,紫沙壶长期为茶具中冠冕之作便不以为奇了。

   茶与生活板块刊载的文章及图片是为了介绍茶叶知识、普及茶叶文化而设,仅供读者个人学习和研究,以及其他非商业性用途;有部分作品适当引用自他人已发表作品,若相关版权人不同意本站引用其作品的,请及时联系本站予以删除,感谢您对茶文化的支持。

上一篇:养壶提示    下一篇:名瓷极品(三)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le: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名茶导购
热点资讯

Copyright 2009-2017 hecha.cn All Rights Reserved.闽10202223-1号

福建和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禁止非法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