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8899-379

自制“鸡尾茶”

发布时间:2018-09-26   来源:和茶网   点击:16097

         对我们这些老吃客来说,一要好吃,二要新奇,三要实惠。在我们看来:实惠可比什么都重要,毕竟我们袋袋里分不是“老挺”的(上海俚语,很有钱的意思)。那天,朋友说要请我去喝一道老好吃的“鸡尾茶”,阿拉的两只脚跑得“快透快透”(浦东本地话,飞快的意思),因为它符合老吃客的三原则。

        其实那家茶庄我也去过,在虹桥的黄桦路上,名字起得很牛,叫康雍乾,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台湾拳王周正志开的。

        最初看到他至今还隆起的二头肌、三头肌,难免会产生联想,可一席交谈后便肃然起敬。想不到四肢如此发达的拳王竟然对普洱茶如数家珍,就连同行的号称在上海滩茶叶界里滚了十多年的茶博士也频频称道。

        那天老板给我们喝的普洱茶有点怪怪的,有几分圆润,但有几分青涩新鲜,就连那个茶博士也无法断言是熟茶还是生茶。拳王说:都说对了,是生茶也是熟茶,原来这道茶采用了三七开,三分生七分熟,是一道名副其实的鸡尾茶,而且口感还不错。

        茶历来是孤僻成性的,容不得半点杂交,最多也是菊花、枸杞之类的点缀,更不用说发酵和未曾发酵的混合,就像红茶和绿茶不共戴天。仔细想来,普洱生熟茶的混合倒是优势互补,生茶未发酵,有股青涩味,它的魅力在于久久储存,自然发酵,厚积薄发;而熟茶是发酵茶,是经过渥堆、人工浇水“折腾”后制成的。据说,熟茶工艺是在1974年昆明茶厂最先推出的,是在一次偶然的误打误撞中发现的,它的口感圆润暖胃,但由于已经发酵,所以与储存时间长短没有太大关联。打个比较形象的比喻,生茶是个还没发育的懵懂少女,而熟茶已经步入成熟期。但懵懂与成熟搭配,倒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生茶一般要储存数年才能喝,否则那股生涩味让我们这些肠胃不太坚挺的感觉潮唧唧;熟茶虽然老到,但岁月痕迹太深、太世故了,虽然圆润,但缺乏清新、缺乏冲动。两者一旦掺和,优势互补。当然之间的多寡配比就显得很重要了,据说拳王也是经过不断捣鼓、试验,才觅得了最佳工艺。

        泡茶也是一道细活,名堂可多呢,康雍乾的普洱能泡十来,到了阿拉这种所谓的老吃客手里折头打大了,喝七八杯后就索然无味了,就像淮南桔和淮北枳一般。拳王说普洱要泡出味、泡出“老本”来,一要开水沸腾,非100度以上不可,用热水器是喝不到好茶的,必须用电炉之类的,放在身边的榻几上,边烧边喝,必须弄得来像老有情调的;其次,泡茶要遵循递加的原则,泡茶的时间一比一长,这样可以逼出茶味,当然还有它的茶多酚等养料。

         最关键的是,新鲜的生茶不值钱(相对数十年的生茶而言),和价钱不是很贵的熟茶掺和咱消受得起。花费不多,却能品尝老克腊的“鸡尾茶”,想想也实惠。对我们这些老吃客来说,一要好吃,二要新奇,三要实惠。在我们看来:实惠可比什么都重要,毕竟我们袋袋里分不是“老挺”的(上海俚语,很有钱的意思)。那天,朋友说要请我去喝一道老好吃的“鸡尾茶”,阿拉的两只脚跑得“快透快透”(浦东本地话,飞快的意思),因为它符合老吃客的三原则。

         其实那家茶庄我也去过,在虹桥的黄桦路上,名字起得很牛,叫康雍乾,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台湾拳王周正志开的。

        最初看到他至今还隆起的二头肌、三头肌,难免会产生联想,可一席交谈后便肃然起敬。想不到四肢如此发达的拳王竟然对普洱茶如数家珍,就连同行的号称在上海滩茶叶界里滚了十多年的茶博士也频频称道。

        那天老板给我们喝的普洱茶有点怪怪的,有几分圆润,但有几分青涩新鲜,就连那个茶博士也无法断言是熟茶还是生茶。拳王说:都说对了,是生茶也是熟茶,原来这道茶采用了三七开,三分生七分熟,是一道名副其实的鸡尾茶,而且口感还不错。

        茶历来是孤僻成性的,容不得半点杂交,最多也是菊花、枸杞之类的点缀,更不用说发酵和未曾发酵的混合,就像红茶和绿茶不共戴天。仔细想来,普洱生熟茶的混合倒是优势互补,生茶未发酵,有股青涩味,它的魅力在于久久储存,自然发酵,厚积薄发;而熟茶是发酵茶,是经过渥堆、人工浇水“折腾”后制成的。据说,熟茶工艺是在1974年昆明茶厂最先推出的,是在一次偶然的误打误撞中发现的,它的口感圆润暖胃,但由于已经发酵,所以与储存时间长短没有太大关联。打个比较形象的比喻,生茶是个还没发育的懵懂少女,而熟茶已经步入成熟期。但懵懂与成熟搭配,倒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生茶一般要储存数年才能喝,否则那股生涩味让我们这些肠胃不太坚挺的感觉潮唧唧;熟茶虽然老到,但岁月痕迹太深、太世故了,虽然圆润,但缺乏清新、缺乏冲动。两者一旦掺和,优势互补。当然之间的多寡配比就显得很重要了,据说拳王也是经过不断捣鼓、试验,才觅得了最佳工艺。

        泡茶也是一道细活,名堂可多呢,康雍乾的普洱能泡十来,到了阿拉这种所谓的老吃客手里折头打大了,喝七八杯后就索然无味了,就像淮南桔和淮北枳一般。拳王说普洱要泡出味、泡出“老本”来,一要开水沸腾,非100度以上不可,用热水器是喝不到好茶的,必须用电炉之类的,放在身边的榻几上,边烧边喝,必须弄得来像老有情调的;其次,泡茶要遵循递加的原则,泡茶的时间一比一长,这样可以逼出茶味,当然还有它的茶多酚等养料。

         最关键的是,新鲜的生茶不值钱(相对数十年的生茶而言),和价钱不是很贵的熟茶掺和咱消受得起。花费不多,却能品尝老克腊的“鸡尾茶”,想想也实惠。对我们这些老吃客来说,一要好吃,二要新奇,三要实惠。在我们看来:实惠可比什么都重要,毕竟我们袋袋里分不是“老挺”的(上海俚语,很有钱的意思)。那天,朋友说要请我去喝一道老好吃的“鸡尾茶”,阿拉的两只脚跑得“快透快透”(浦东本地话,飞快的意思),因为它符合老吃客的三原则。

        其实那家茶庄我也去过,在虹桥的黄桦路上,名字起得很牛,叫康雍乾,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台湾拳王周正志开的。

        最初看到他至今还隆起的二头肌、三头肌,难免会产生联想,可一席交谈后便肃然起敬。想不到四肢如此发达的拳王竟然对普洱茶如数家珍,就连同行的号称在上海滩茶叶界里滚了十多年的茶博士也频频称道。

        那天老板给我们喝的普洱茶有点怪怪的,有几分圆润,但有几分青涩新鲜,就连那个茶博士也无法断言是熟茶还是生茶。拳王说:都说对了,是生茶也是熟茶,原来这道茶采用了三七开,三分生七分熟,是一道名副其实的鸡尾茶,而且口感还不错。

        茶历来是孤僻成性的,容不得半点杂交,最多也是菊花、枸杞之类的点缀,更不用说发酵和未曾发酵的混合,就像红茶和绿茶不共戴天。仔细想来,普洱生熟茶的混合倒是优势互补,生茶未发酵,有股青涩味,它的魅力在于久久储存,自然发酵,厚积薄发;而熟茶是发酵茶,是经过渥堆、人工浇水“折腾”后制成的。据说,熟茶工艺是在1974年昆明茶厂最先推出的,是在一次偶然的误打误撞中发现的,它的口感圆润暖胃,但由于已经发酵,所以与储存时间长短没有太大关联。打个比较形象的比喻,生茶是个还没发育的懵懂少女,而熟茶已经步入成熟期。但懵懂与成熟搭配,倒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生茶一般要储存数年才能喝,否则那股生涩味让我们这些肠胃不太坚挺的感觉潮唧唧;熟茶虽然老到,但岁月痕迹太深、太世故了,虽然圆润,但缺乏清新、缺乏冲动。两者一旦掺和,优势互补。当然之间的多寡配比就显得很重要了,据说拳王也是经过不断捣鼓、试验,才觅得了最佳工艺。

        泡茶也是一道细活,名堂可多呢,康雍乾的普洱能泡十来,到了阿拉这种所谓的老吃客手里折头打大了,喝七八杯后就索然无味了,就像淮南桔和淮北枳一般。拳王说普洱要泡出味、泡出“老本”来,一要开水沸腾,非100度以上不可,用热水器是喝不到好茶的,必须用电炉之类的,放在身边的榻几上,边烧边喝,必须弄得来像老有情调的;其次,泡茶要遵循递加的原则,泡茶的时间一比一长,这样可以逼出茶味,当然还有它的茶多酚等养料。

        最关键的是,新鲜的生茶不值钱(相对数十年的生茶而言),和价钱不是很贵的熟茶掺和咱消受得起。花费不多,却能品尝老克腊的“鸡尾茶”,想想也实惠。对我们这些老吃客来说,一要好吃,二要新奇,三要实惠。在我们看来:实惠可比什么都重要,毕竟我们袋袋里分不是“老挺”的(上海俚语,很有钱的意思)。那天,朋友说要请我去喝一道老好吃的“鸡尾茶”,阿拉的两只脚跑得“快透快透”(浦东本地话,飞快的意思),因为它符合老吃客的三原则。

        其实那家茶庄我也去过,在虹桥的黄桦路上,名字起得很牛,叫康雍乾,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台湾拳王周正志开的。

        最初看到他至今还隆起的二头肌、三头肌,难免会产生联想,可一席交谈后便肃然起敬。想不到四肢如此发达的拳王竟然对普洱茶如数家珍,就连同行的号称在上海滩茶叶界里滚了十多年的茶博士也频频称道。

        那天老板给我们喝的普洱茶有点怪怪的,有几分圆润,但有几分青涩新鲜,就连那个茶博士也无法断言是熟茶还是生茶。拳王说:都说对了,是生茶也是熟茶,原来这道茶采用了三七开,三分生七分熟,是一道名副其实的鸡尾茶,而且口感还不错。

        茶历来是孤僻成性的,容不得半点杂交,最多也是菊花、枸杞之类的点缀,更不用说发酵和未曾发酵的混合,就像红茶和绿茶不共戴天。仔细想来,普洱生熟茶的混合倒是优势互补,生茶未发酵,有股青涩味,它的魅力在于久久储存,自然发酵,厚积薄发;而熟茶是发酵茶,是经过渥堆、人工浇水“折腾”后制成的。据说,熟茶工艺是在1974年昆明茶厂最先推出的,是在一次偶然的误打误撞中发现的,它的口感圆润暖胃,但由于已经发酵,所以与储存时间长短没有太大关联。打个比较形象的比喻,生茶是个还没发育的懵懂少女,而熟茶已经步入成熟期。但懵懂与成熟搭配,倒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生茶一般要储存数年才能喝,否则那股生涩味让我们这些肠胃不太坚挺的感觉潮唧唧;熟茶虽然老到,但岁月痕迹太深、太世故了,虽然圆润,但缺乏清新、缺乏冲动。两者一旦掺和,优势互补。当然之间的多寡配比就显得很重要了,据说拳王也是经过不断捣鼓、试验,才觅得了最佳工艺。

        泡茶也是一道细活,名堂可多呢,康雍乾的普洱能泡十来,到了阿拉这种所谓的老吃客手里折头打大了,喝七八杯后就索然无味了,就像淮南桔和淮北枳一般。拳王说普洱要泡出味、泡出“老本”来,一要开水沸腾,非100度以上不可,用热水器是喝不到好茶的,必须用电炉之类的,放在身边的榻几上,边烧边喝,必须弄得来像老有情调的;其次,泡茶要遵循递加的原则,泡茶的时间一比一长,这样可以逼出茶味,当然还有它的茶多酚等养料。

         最关键的是,新鲜的生茶不值钱(相对数十年的生茶而言),和价钱不是很贵的熟茶掺和咱消受得起。花费不多,却能品尝老克腊的“鸡尾茶”,想想也实惠。

   茶与生活板块刊载的文章及图片是为了介绍茶叶知识、普及茶叶文化而设,仅供读者个人学习和研究,以及其他非商业性用途;有部分作品适当引用自他人已发表作品,若相关版权人不同意本站引用其作品的,请及时联系本站予以删除,感谢您对茶文化的支持。

上一篇:不为人知的泡茶秘决    下一篇:没有了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

le: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名茶导购
热点资讯

Copyright 2009-2017 hecha.cn All Rights Reserved.闽10202223-1号

福建和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禁止非法复制